• 大心

[專論] 從『我們』到『我』,為何每到過節親戚就要拷問與干涉晚輩?

(提醒:以下沒有解決辦法,只有現象觀察與解釋)

華人社會文化的要求、所演變出來的文化跟價值,基本上是設定為一個集體主義社會,會形成集體主義也常跟農業社會有關,因為農業社會就是需要大家一起做事,是以家族為單位,所以它沒有『個人』的概念,華人文化的中心思想強調『家族』,也就是『我們』。

『家族』就是說『我們』是一起的,你跟我是合在一起的,裡面要有個頭,通常是父母(或祖父母),他們小時候付出很多,失去自我意見,『自我』消失了,他們長大以後當父母就有最高權力,或是他是祖父母他就擁有最高權力。

『頭』就是父母,都要聽他的,其他人都要放棄很多自我權力、自我的主張、自我的需求。所以那個自我邊界會消失,很多人大家都合在一起,我們同心協力一心一意,我們是一家人,我們是一起的。這叫做一體的感覺,就是一種融合的狀態。

在原始社會農業社會來說,這樣的設定有其生存的功用,因為要人多,就需要大家都消失自己的判斷,把所有力氣貢獻出來才可以存活下來。如果每個人都很有意見你就不用耕田了,光搞定意見就亂七八糟。

耕田最需要的就是人手,因為他是高度勞力密集的產業,人越多越好,不能有『自己』只能有『我們』。

所以在台灣50年前、20年前都還是一樣,就是農業社會思維為主。以家族為主體的生活型態,通常兄弟賺的錢是要捐出來,由父母統一保管,父母會再發一點生活費給你;小孩是大家一起養的,祖父祖母會一起帶。

20年前還有一半的家庭都是這樣子。可是因為現在時代變得很快,結果過去的價值觀不完全可以適應現代社會的需求,現在社會又沒有找到新的定位,所以很多人都是很漂浮的狀態,變成是內心是沒有一個定位跟依靠的,這個過渡狀態變成一個很複雜的事情。

家庭文化與心理轉變是很緩慢的,所以其實到現在已經進入21世紀,台灣仍然在內在世界還保有農業社會的思維,而且還是很強烈,這也不一定完全是不好,有好處也有壞處。好處是大家一起作事,在需要人手的狀態之下,比較可以共體時艱完成。但壞處就是界線不明,誰的事情誰要扛全都混在一起。

比如說何守正跟小嫻的事情,他姊姊就幫他發言。通常這其實很奇怪,但在我們社會早已見怪不怪,這個現象普遍存在,當事人都不發言都是其他人幫忙發言。裡面的邏輯是,『因為我們是一起的啊,我知道他的心思、我可以代替他發言』。

這種農業(前現代)的思維,『所有人都是一起』的這個東西,在目前40歲以上的人還是很強烈的經驗。以這個『我們』角度來說,所有的小孩基本上是沒有自主權的,沒有『我』的概念。『小孩擁有自主權』甚至以人類學跟歷史學的角度來說他是西方的發明,而且是西方白人社會的發明或是發現。

這個說成是發明也有一點點很難講清楚,因為資本主義社會跟都市化是西方的發明,因應現在都市化的結果、資本主義化的結果,所自然而然產生的,不一定是『發明』。隨著大家族開始裂解,小家庭開始興盛,小家庭再分裂成各種個人主義,這也是西方社會的演變。有了個人才有小孩的人權、小孩的狀態,不然以前小孩在活不下去的社會、農業社會,多數的社會會採取把孩子當成私人財產跟工具,孩子不是一個『人類』,他們是擁有勞動力的『工具』。

所以『誰擁有自己的自主權』,這個概念,一方面也可以說他是因文化而異的,一方面你也可以說他是因文化而演進的。當你經濟越發達,慢慢的大家越來越重視自己權力的時候,對父母的權力就會越來越反抗限縮,對政府越來越可以有意見的時候,所有的『個人』就會跑出來,不然在過去西方一樣你要聽父母的話,你要聽政府的話,國王有最大的控制權。之前的西方世界,一樣是集體主義的思維,只是他們各種啟蒙伴隨著經濟的演化,所以才有這種新興的關於人類概念的發明。那是發明同時也是隨著物質基礎的演化。

所以從『我們』到『我』,這個概念變化真的很有趣,既是大的歷史,是文化因素、同時也影響了個人怎麼形成這種內心的狀態。所以可以說40歲以上的人的內在很多都停留在農業時代,那他們在這種文化薰陶下很容易沒有隱私權的概念了。

在集體文化下,『我們』的訊息都會互相流通、你的錢就是我的錢、我們可以任意的知道別人的各種秘密、晚輩有責任回答,因為長輩可以擁有一切管理一切。

晚輩要聽長輩的,晚輩要服從長輩,長輩就是應該要知道所有的事情,他可以掌握一切。為什麼不要讓他知道,因為沒有界線沒有隱私這件事情。我們是一個沒有界線的民族,華人文化和儒家文化就是這樣設定的,到了日本跟韓國也是這樣子。

『界線』這個東西甚至可以說是西方傳過來的。有界線會讓個人比較舒服,可是會讓合在一起的關係帶來一種痛苦。

所以很多人也不喜歡有界線,當他在談戀愛的時候比如說不喜歡各付各的,尤其是女生希望被照顧、融合。這個是另外複雜的心理叫做連結一起的感覺。

用這個角度理解為何傳統節日返鄉時,親戚覺得可以問你很多隱私,也可以干涉你的人生。因為這就是農業時代大人擁有所有的權利。

知道這個現象並沒有辦法學會應付長輩,但你可以開始了解他們的心智狀態,為何有那麼多理所當然與控制。從這個基礎開始,想要應付他們的話,後續還要學很多政治的策略。你既無法說道理,也無法直接翻桌翻臉攻擊與切割。需要很多的語言技巧與情緒技巧,才能慢慢脫身與讓他們閉嘴。

所以每次過年就很多新招被開發出來,或是辱罵長輩的影片來表演出來讓大家宣洩一番,可是事實上就是很難阻止他們的干涉,因為這需要晚輩更堅決、更有勇氣或是更有手腕的去處理,而我們的長輩,通常只要出一張嘴就好了。



電子信箱  betterhelpstaff@gmail.com


大心診所 (台北東區)

聯絡專線  02-27718821

診所地址  台北市大安區忠孝東路四段 205 巷 7 弄 13 號 2 樓 

(捷運忠孝敦化 2 號出口,走路 1 分鐘)

大心診所 (台北古亭公館) 
聯絡專線  02-23676883

診所地址  台北市中正區南昌路二段 206 號 5 樓之 1 

(古亭捷運站 2 號出口,走路 3 分鐘)

  • Facebook
  • YouTube
  • LINE

Copyright © 2019 大心診所. All rights reserved.